河池论坛

搜索
查看: 1005|回复: 2

[文学] 散文:半边红水河

[复制链接]

65

主题

578

帖子

142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420
发表于 2017-7-12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半边红水河
廖庆堂
    发源于滇东马雄山西北麓的南盘江,在纵跃1900余米的落差之后,至黔西望谟县与北面咆哮而来的北盘江交汇而成红水河。再左冲右突,褐红的身躯忘情地一路映红山谷,之后桀骜不羁地进抵天峨龙滩大峡谷。再后,便慢条斯理地进入东兰腹地——俗称东金线。不知何故,它变得小心翼翼,变成斯斯文文,颇有心机似的,想走不走的样子。
    是你发现了眼前这神秘而又奇特的面纱?是觉察了逾越369年的东兰土司兰阳州署的轶闻趣事,还是察觉了这一带的奇风异俗?
    这倒真是非凡之地。近千年前,韦晏闹在兰阳村开辟土司州府,由此,结束了东兰无行政建制的历史,自此产生了“东兰”。你远远望去,那傲立于红水河边千余米海拔的天皇山,是当年土司狼兵的营盘,扼据了红水河的通道。驻足山颠,举目四望,群雾轻绕,万山入眼,河道如龙,整段红水河尽收眼底,仿佛人已成仙。时过境迁,昔日,这里是不二的江防要地,而今,却是观光揽胜的妙处。
    据悉,宋皇祜四年(1052年),在广西南部的广源州,古代称为交趾的地方,现为越南高平和广西靖西的辖境,南王侬智高率领农军反叛朝廷,占据了西江两岸,队伍滚雪球似的扩大,势如破竹,相继攻下了宾州(宾阳)、平州(平南)、邕州(南宁)等州府,建立了大南国,侬智高穿上了龙袍,自封惠皇帝。
    宋仁宗惊闻失色,遂下旨由枢密副使狄青率大军南下平叛。次年元宵节,狄青率兵攻破昆仑关,在宾州的归仁铺大败侬智高的军队,乘胜收复了宾州、邕宁。侬智高率部四千余人逃往云南大理,其胞弟侬日造则不离不弃,收拾残部,从宾阳溯红水河而上,一直脱逃至木兰峒都彝一带(今东兰县大同乡境内),随后占据大同、坡豪一带,凭借红水河天险,抗击皇军追兵。
    是时,韦景岱为狄青的副手,他受命率部追剿侬日造残部。在都彝,侬日造兵败如山倒,继而又溯红水河逃命,经吾隘,驻六排,意图退往贵州的罗甸、荔坡一带后东山再起。
随后,韦景岱率部进入木兰峒,设行辕于都彝,授任木兰峒(今东兰)冠带,负责木兰峒的剿抚事务。不久,因其剿抚有功,经庆远府经略官提议,再报兵部和吏部准许,获朝廷授任木兰安抚司。
    其子韦君朝,获袭任文兰峒蛮长,统管文兰峒十二哨及三旺六里、平林、都铭等地方的军政事宜。不料,此时侬日造在六排的势力日益坐大,对韦氏辖地跃跃欲试。为保住领地,其孙韦晏闹于宋崇宁五年(1106年)将司署迁至位于都彝与六排中间地段的兰阳,始设羁縻兰州,后改东兰州。于此设置土司州府,历经宋、元、明三朝,历时369年,世袭土司十六任,励精图治,日益强盛。
    听,红水河边的老人们还在用浓重的壮话口音娓娓讲述东兰土司那些不为人知的往事呢——韦晏闹的后代,都按照老祖爷韦景岱时期的操典来训练狼兵,在天皇山上,每年都要举行一次浩大的军事演习和比武活动,称为会猎。演习比武的科目有跑马、射箭、刀术、剑术、棍术、枪刺、搏击格斗,也有举重、布兵排阵等内容。由于严格训练和常规比武,狼兵能征善战,规模在五千人有余,旌旗猎猎,威风八面,以致后代涌现韦正宝、韦虎臣等抗倭名将……
    岁月变迁,流水无语。后人在忖思,在叨念,假如当年侬日造不是溯红水河而逃,而是沿红水河而下,那“东兰”或许不在兰阳产生了;假如没有兰阳土司的设置,那东兰的建政不知要延后多少年、多少代呢?但人们已经无法回头聆听旧时的颂扬了,能读懂的只有一份情怀!
    红水河就如此绕了东金线一圈之后,蜿蜒成为东兰人民一方水土育一方人的气节,成为东兰乃至红水河流域百姓铜鼓山歌、蚂拐节文化的孕育地。
    若干十年前,龙滩、岩滩电站还没有建设,红水河似一匹脱缰的野马,奔流不羁,漩涡怒吼。在龙桑的河谷,恰是巴英河汇入红水河的下方,深不可测,那漩涡不停发出“喝嚎、喝嚎”的巨大声响,似是人们安全通过了漩涡的惊喜之声,又像是人们遇到惊险的嚎叫,留下数不胜数的“‘鼓’事”——
    传说此地是壮族祖先的居住地,周围是茂密的森林。大年三十的夜晚,老祖们高高兴兴地在火灶边吃团圆饭,憧憬着来年的五谷丰登,不料有猛兽来袭击,情急之下,老爷拿起的柴火棍,本来要打在猛兽身上,却重重地打在自家的圆锅上,发出“咣当……”一声,猛兽被吓跑了。因为那一声清脆的响声解救了老祖的性命,他们就把“圆锅”敬若神明。之后,聪明的祖先冶炼出铜和锡,再合炼后铸成“铜鼓”,敲打不仅声大如雷,而且悠扬顿挫,既可驱赶凶神恶煞,又可享心悦目。后来,又匠心独运,将青蛙、蟾蜍、猴子等吉祥物镶嵌于鼓面、鼓腰,表达了深邃的寓意。
    而那龙桑,河乍水急,浪遏飞舟,传说那里年年有翻船,不知掉下了多少铜鼓,夺走了多少人命。至今,人们还时常在这里烧香、招魂,还不断有人下水觅找铜鼓。他们世代相传,此段河底都是岩洞,一定淹藏有板隆或麻江铜鼓,运气好,就会找到……
    即便谁也没找到过,但铜鼓背后的历史故事,让人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单纯朴素的远古世界里。
    而后,信步于巴英河畔,河随山弯,峰回路转,翠竹掩映,鸟啼虫鸣,不绝于耳。不远处,回头一望,那将军山上的两将军昂首挺胸,目光炯炯,威严相对,似在窃窃私语。据传,背逆红水河的那位将军是驻扎六排的侬日造,其对面是兰州(东兰)土司韦宴闹,他们不谋而合,心照不宣,商定以巴英河与红水河交汇处为“楚河汉界”,互不侵犯,各自为政。由此,免遭了生灵涂炭,百姓安居乐业,经济复苏,欣欣向荣。黎民感激不尽,常上山祭拜“将军”,传为佳话。
    我登临叩拜的时候,正遇上牧羊的老农,我们闲聊了一会。他说:“托将军的福,在这一带放养的山羊不病、不拉、不闹。当然,还可以陪伴将军,我也怕他俩寂寞,好人要有好报呀!”
    山下,散落巴英河两岸的壮民村寨,星罗棋布,仍保留着地道的泥瓦房,家家户户覆盖着鱼鳞羽毛般黑灰的瓦片。
    黑灰,那是岁月老去的颜色。
    俗话说,屋一间,瓦三千。一棵树有多少片树叶,一间房就会有多少片青瓦。春雨如丝,瓦房在迷雾中静默,在袅袅炊烟中若隐若现。屋檐垂下无数绺水帘,流溢出几分小国寡民田园牧歌的意韵。
    我与一位文友静静地坐在巴英河里一块隆起的大石头,相约把自己想象成一滴水、一尾鱼,或是一蔸翠竹、一座山包,把心放飞、放空,聆听流水。文友说,只要能伴随这条会唱歌、会跳舞的河,做什么都愿意!
               “河水往下流/水车随意转
有青山作伴/鱼才恋深潭……”
     壮歌从竹林间飞来,高亢嘹亮,余音袅袅。
     这一带的壮人,会说话就会唱山歌,会唱山歌就会跳铜鼓舞、蚂拐舞,是用山歌接待客人的地方。
     巴英村因巴英河而得名,是蚂拐节(当地称蛙婆节)的发祥地和传承地。每年农历二月初二是葬蛙婆之日,周边红水河流域的民众都相沿成俗前来参拜,人山人海,祈求风调雨顺、人寿年丰。
    薄暮冥冥中,在一棵老樟树下蛙婆的墓地,“蛙公”念念有词——
敲起铜鼓送蛙婆/喊得天开雨水落
今日蛙婆上天去/保佑大家喜连连

种田块块禾茂盛/不生草来不生虫
一穗重有八九斤/风调雨顺五谷丰

老鹰不啄这里鸡/老虎不叼这村人
洪水不冲这里田/狂风不刮这里树

后生人人都健壮/老人个个成寿星
男儿读书中状元/女儿礼孝人人夸

蚂拐神呀蚂拐神/良辰送你回天庭
禀报布洛陀/禀报玉皇星
保佑全村得顺利/保佑人间得太平

蚂拐神呀蚂拐神/吉日送你回天庭
    明年鼓响你要来/明年良辰你要到……

     尔后,任你走进吉祥、安桃、板加,或巴畴、纳洪、金谷等村寨壮家,堂屋里悬挂的是无一例外的大铜鼓,系上红绸带。他们会对你说:“青山出贵子,有鼓出贵郞;有鼓配歌声,老婆走路来……”
    真好,红水河默默地穿山而过,将自已的桀慠、刚傲、傲达留给了昨天,将东金线的历史韵味及民俗传神私藏在光阴的流转中,在与时光打了个照面后,又匆匆抒开新的画卷!
  
   
  

      廖庆堂,壮族,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广西作家协会会员、河池市作家协会荣誉主席;出版有散文集《根是一条河》及长篇传记文学《韦祖珍将军传》《姜茂生传》《覃国翰传》等著作;曾荣获壮族文学奖、“刘三姐”文艺奖等奖项。

                              
                              


7

主题

407

帖子

841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841
发表于 2017-7-30 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RE: 散文:半边红水河

故事有一半真。

65

主题

578

帖子

142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420
 楼主| 发表于 2017-8-23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半真就达到纪实散文的要求了。谢谢指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河池网

本版积分规则

文艺休闲

文艺休闲

关注 (6)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7今日 142主题

论坛聚焦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