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论坛

搜索
查看: 2899|回复: 0

[文学] 创作中的小说节选

[复制链接]

23

主题

24

帖子

117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117
发表于 2018-12-28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4
华四会的老婆看见村里的人都给桂亚德家添热闹,心里就不是滋味。
“一个上门(入赘)的都能买得起电视机,都能给自己撑面子,我看你,要是继续这样懒下去,继续这样睡下去,到时吃屎都没有人摁头哟!”一清早,华四会的老婆就高声地骂着还在睡觉的华大欢。
“你老是会骂人而已,人家马兰花那么能干,那电视机是她给出钱买的,有本事你也拿钱出来让我去买啊!别老是一张嘴巴会说而已,这么老了都积攒不了一分钱,我还得晚晚去他家里看电视,你丢人咧,还好意思骂我!”华大欢其实早已经醒了,他就是和他妈赌气装睡,听见他妈这一骂,他就在床铺上顶嘴起来。
“看那电视能当饭吃!你几爷崽都是这样,夜夜是通宵地看,白天就不做活路了。还有华为,我也说你,你那书还读不读,不读就回家劳动算了,免得老娘挨养你!”华四会的老婆把全家人都扯出来骂着。
“你不懂的,看电视叫做精神食粮,你天天只顾填饱你的肚皮,你的脑壳空虚,就像猪一样,你懂吗?”华四会也反问他老婆。
“上梁不正下梁歪,难怪人家看不起,孩子就是你带懒的,一辈子都要老娘服伺你们!”华四会的老婆很气愤地说。
“人家看不起我又怎样,我去他家讨饭吃啊!我买不起电视吗?你不会打算就不要乱吼!”华四会警告说。
“华大欢,你起来,把那年猪拿去卖了,我们也去把电视买回来,免得你娘整天整夜都骂人,都说人家看不起我们的。”华四会催促华大欢起床。
“那年猪是老娘养的,今年过年你不吃肉啦,要卖你就去卖你养的那头牛崽!要买电视我也不反对。”华四会的老婆也想挣一口气,便宽容着回答。
“人家闺女有花戴,我娘她穷买不来,我拿牛崽卖了钱,买台电视过大年!”华大欢听见他妈答应给卖牛崽,一边唱着自己改变的《白毛女》唱段,一边兴致勃勃地叫他老婆麻美丽起床。
   华大欢和麻美丽把牛崽牵到芭木乡圩场卖了,去了桓山县城买回了一台黑白电视机。
华大欢回到村里时天已经黑了,他便故意在村头大喊:“爹,这电视太重了,你拿手电筒过来照路,顺便帮我抬一下。”。
“哎,来喽,来喽!”华四会和他老婆一直都在焦急而又兴奋地等待着,听见华大欢这一喊,他俩便像服了兴奋剂似的,高声的应着,一前一后的向着村口跑去。
一家四口就拎着那台黑白电视机进了家。不一会儿,华四会家就挤满了人,大家都用羡慕的眼睛看着比桂亚德家还要大一点的黑白电视机,都问长问短的。华大欢都不厌其烦的吹嘘着。
第二天下午,华大欢找来夏大虎帮忙对电视机进行调试。他俩在地面上举着天线东晃西摆,就是收不到一点东西,那电视里就白花花点点地闪着,发出沙沙的声音。
“这电视也会选人的,桂亚德的都收得着,就欺负我没有本事!”华大欢大声地唠叨着。
“你的天线高度不够,方向也不对,收不到信号的!”胡起来对华大欢说。
“要什么卵信号,你不要瞎说!老子就是信号。”华大欢吼了一声并自诩着。
“那天线就是接收信号的,你不要乱吼人!”夏大虎劝了一句。
“那你说怎么办?”华大欢问夏大虎。
……
华大欢爬到他家屋子旁边的一棵柿子树上,用一根竹竿高高地举着天线,高声地问:“有图像没有?有图像没有?”。
“有一点,但是不清楚,你再慢慢的移动。”夏大虎在地面指挥着华大欢。
“你这样做很危险的,小心碰着高压线!”胡起来看见华大欢举着长长的竹竿,急促地叫喊。
“碰你妈的坯,你这狗日的,不要瞎讲,你是要老子家的收不了你就好笑,是不是?”华大欢似乎是气不打一处来,骂着胡起来。
“啊——”一声惨叫,一阵火焰冒起,华大欢瞬间被烧焦,从树上摔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傻了眼,很久都没人说得出一句话。
十来天过后,华四会就在村子里逐家过问华大欢的事情。华大欢死的时候,他没有在家。
“要不是你出的主意,我华大欢会死得那么惨吗?你看——你自己看着怎么办?”华四会找到夏大虎问。
“是他自己讲的,我说怕碰着高压线触电,他不依,就硬要爬到树上去的。”夏大虎好声好气的对华四会说。华四会刚丧子,他不好和他争辩。
“反正他死了,你看能给多少钱?也给我们一点安慰。”华四会直接说。
“我说华表叔,你怎么问起要钱来啦?是我害死他的吗?是我领头把电接到村里来的吗?是我在他举起天线的时候在地面乱说吗?你掌握了哪一点证据,反到我家来问要钱啦?”夏大虎听到华四会问他要钱,便火暴着反问。
华四会似一条着了重棒的狗一样,一下子蔫了,闷不做声,两只眼睛的火焰也瞬间熄灭。
“那你说怎么办?”他马上转问夏大虎。
“桂亚德家有钱,你去找他,是他的儿子马立智主张把电接到村里的。”夏大虎给华四会出主意。
过了几天,华四会找到了桂亚德。
“要不是你马立智说要把电接到村里,要不是你带头买那个电视机,我——我华大欢还活着呐!你看,现在人没有了,我们又——那年猪那天都杀来给大家吃了,你看——能不能给我点钱,我买一头年猪。”华四会和桂亚德说的时候,语气轻缓,脸色很难看。
桂亚德很同情华四会,便给了他三百块钱。
过了几天,华四会又找到胡起来。
“那天要不是你乱喊瞎讲,我华大欢是还活着的。就是你这张乌鸦嘴,叫得可灵的。你负什么责任你知道吗?”华四会一进到胡起来的家就威吓着。
“我是提醒他,我看过书的,竹竿碰着高压线会触电的。当时还是我拉着夏大虎,要不他也——”胡起来争辩说。
“我不管你怎么样,现在是华大欢不在了,多少你得有个说法,桂亚德的崽带头把电接到村里,他已经赔给我钱了。你看给我多少?”华四会就问。
“你的华大欢这些年来吃人家诈人家的还少吗?早都活该死喽!”王桂花见华四会来敲诈胡起来,便大骂起来。
“他敲你家啦?啃你家啦?你还记得他就吃了你亲家徐夸嘴那头猫仔一样大的猪,你就老狗记得千年路,过你妈几辈人了你都还记得!都还怀恨在心啦!那天是不是你叫胡起来去乱喊的,是不是?”华四会一边骂着,一边高声的质问王桂花。
“你不要像疯狗一样到处乱咬乱叫,我喊你的华大欢去触电的是吗?你讲话这么不要良心的,我家起来是好心喊他的,要是他听话,还会触电吗?”王桂花也高声的反问。
……
华四会和王桂花吵到天黑,村里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嘴”。
25
“今天晚上有重要的会议,八点钟全体村民要准时到晒谷场集中!”天还没有黑,广播里就传来了组长麻成绳的声音。
“什么会议都不重要,我要到桂亚德家去看电视。昨天晚上电视里说还有下一集,很好看的。”王桂花听后马上和胡起来说。华大欢出事后,村里再也没有人家买电视,都是一如既往地去到桂亚德家里看,还可以节省电费。
“娘,这会要去开的,听说是芭木乡要开一条公路到云灵县的洛福镇。这条路要经过我们赛村,可能会损毁很多田土和山林的。今晚有县里、乡里的领导来商量。”胡起来说。
“毁坏不毁坏都不关我们家多少事,那年我们家分到的田土都是沟沟坎坎的,种不了多少粮食!要是能把公路挖到村里来,我全部都不种,做什么都行。”王桂花早年都不想干活的,这么爽快地说。
“那你随便,有你这句话,我去开会就得了,到时叫签什么字我就签喽。”胡起来很高兴的说。
晒谷场的石台上拉了一盏昏黄的电灯,几张桌子一字排开。麻成绳拿着一张纸在台上高声地念着:
“各位村民,今天晚上是我们赛村最荣耀的夜晚,第一次有县里的、乡里的大领导同时在夜里光临我们村,他们不畏艰辛,从芭木乡走路进来,到现在都还没得吃饭呢。下面我隆重的介绍一下,这个是桓山县土地局才来宽局长,这个是桓山县公路局林力副局长,这个是芭木乡匡家旺乡长,这个是……”每介绍一位,麻成绳都走到那人的跟前磕头致意,台下都响起热烈的掌声。
“经过县里领导的多次调研,结合近年来的经济发展实际,县里到上级争取到了一个开公路的项目,决定要从芭木乡把公路挖到云灵县的洛福镇,这条路要经过我们赛村,以便你们的交通就方便了。开公路可能要损毁一些田土和山林。如果损毁到哪一家的,希望哪一家要积极配合,不要故意刁难。”才来宽微笑着说。
才来宽的话音刚落,台下便议论纷纷,大家都不知道这条公里的线段要经过哪里,到底毁着哪一家的山林和田土,都交头接耳地猜测着。
“县里决定开通的这条路,经过的线段已经派人测量好了的,要是哪一家哪一个人不让通过和刁难,那么所有的勘察费用、测量费用都要由他家来出,到时恐怕要倾家荡产。”匡家旺说。
“哪有这样讲话的,动不动就威胁,要是真的毁坏我家的,我就不让他通过。”梅时彩特别敏感匡家望的讲话,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就带头鼓起了倒掌。紧接着便有很多掌声想起来——但这些掌声都是当时到芭木乡读书的学生拍响的,他们每个星期来回要走四十多公里的山路,特别是雨天路滑的时候,很多几乎都是“滚到”学校去的,浑身脏得像泥猪,早就盼望有这么一天,有人能把公路挖到村里。这一听说要从乡里挖公路进到赛村,他们心里就乐开了花。
“娃崽懂什么,拍什么手,谁还敢再拍,一下就要挨吃棒子!”华四会高声的威吓着,那一群学生都愣愣的看着他,场上顿时安静下来。
“要是开通了这条路,对我们赛村是有好处的,可以说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好事,所以我希望父老乡亲们能够牺牲一些眼前利益,给我们的子孙后代带来便利的交通。”林力轻缓地说。他似乎底气也不是很足,他知道赛村每一次要做大的事情总有几个人的头是很难“剃”的,属于特别腌臜孓孓刁钻蛮横的那种。而且赛村的人都懂得他的根底,他是顶职到公路局去的,有些人都不服气,都爱说风凉话。前两年,村里华大欢的事,他和马立智就被村人说得沸沸扬扬。
“占用一亩田补多少钱?占用一亩地补多少钱?毁坏林木补多少钱?应该给大家说清楚!”华四会的这一说,台下就像蜂窝似地哄哄的热闹起来。
“这个嘛,现在也说不准,到时要看占用的是哪一类田土,损毁的是什么林木。今天晚上要大家签的是《允许占用田土和林地》的保证书,不是讨论补偿问题。大家要快点签字,我们都还没吃晚饭呢。”匡家旺说。
麻成绳就把一张张保证书发给大家,很多人看都没看就给签了字。
一个月后,公路施工队开挖赛村的地段,村里围观的人很多。
“谁要是敢动这块土地,老子就和他拼了!”华四会坐在他的那块责任地里凶神恶煞的喊着。
“华亲家,你是签了保证书的,要是你不让通过,那你就得承担责任的!”麻成绳劝他。
“大家都是签了字的,为什么要经过我的这一块?经过你家的那块不行吗?”华四会反问着。
“人家测定要过这里的,不是我规定的。”麻成绳说。
“测定是人来做的,为什么偏偏要测定过我的这块,我就是不让过!天皇老爷来我都不怕!”华四会铁了心的叫喊。
“爹,就让挖过我们的地吧,公路开通了,交通方便了,我们做什么都不像现在这样艰难啦。”华为也劝他。
“你这个败家仔,你就懂得一把手指往外扣!人家挖毁我们的地,就是吓(欺负)人!你不但不争口气,反而来劝老子,你这个狗日的!”华四会狠狠地骂着华为。
……
从那天以后,谁也劝不了华四会,谁也不敢劝他,只要一说到公路要挖过他的那块地,他便火气上头,把劝他的人骂得狗血淋头。
半年后的一天,华四会砸烂了挖公路的器械还伤了人,不久便进了看守所。
赛村有了第一个坐牢的人,一些嚣张的迹象犹如疯长的狗尾草遇到了除草剂,逐渐蔫萎泯灭。于是,一条蜿蜒曲折的石砂公路通过赛村,向洛福镇方向延伸。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河池网

本版积分规则

文艺休闲

文艺休闲

关注 (10)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1今日 302主题

论坛聚焦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