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论坛

搜索
查看: 325|回复: 0

[文学] 创作中的小说节选

[复制链接]

19

主题

19

帖子

88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88
发表于 2018-12-29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6
九十年代末,赛村的人到广东沿海城市务工可谓是风生水起,潮来浪涌,一波胜过一波。很多都是举家外出,人去屋空。一些念完初中或没有念完初中的学生都随着亲朋好友去广东沿海“淘金”挣钱。
徐富贵念完高中的那一年,正值外出打工挣钱的好年纪。可是,他却没有守住和林晓翠暗地相恋了三年的底线,在毕业的那天晚上偷吃了禁果。两个月后,在没有亲朋好友的祝贺声中,在没有给林晓翠家一分彩礼时,林晓翠嫁给了徐富贵。
林晓翠的小肚子在徐富贵的精心呵护中一天天地隆了起来。徐富贵外出打工挣钱的念头泯灭在心里,只能在喜悦中等待着见证爱情的结晶。
徐富贵娶到了林晓翠,徐夸嘴心里像灌满了蜜,因为他心底里感激的恩人——林笑江唯一一个千金被他徐富贵娶到,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尽管他一心想培养徐富贵能读到高一级学校,毕业后能有一份工作当一个堂堂正正的国家干部,给他撑一个脸面。可是,徐富贵去桓山县城读高中的三年似乎是把精力和心思放在了林晓翠的身上,毕业了以后他和林晓翠连个中专学校都没有考上。徐夸嘴没有窝火,他倒也很爽心惬意,因为他明细自己的身世和家底,最怕的是徐富贵受到影响而娶不到老婆。
徐家田地不多,徐富贵和林晓翠从小就很少经过劳作的历练,徐夸嘴也不指望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地在自己的那几分田地里刨食,像自己从前一样披星戴月,到年末来还是食不饱肚,衣不裹腹。
徐夸嘴事事依着顺着小俩口,有时还把煮好的饭菜盛好叫着他俩吃,徐家似乎过了一段很平静没有一点涟漪的日子。
“既然晓翠和富贵成了家生了孩子,作为父母的也应该前去庆生祝贺。”林晓翠的妈妈和林笑江商量。
待到孩子满月那天,林晓翠的娘家就给她送了一些嫁妆。徐家办了一场双喜酒,可是到场参与的亲朋好友不多,都远在广东一带打工回不来,就连胡起来和徐一丫都没有参与。
“起来和一丫去广东打工的这两年,我在家带着两个孩子,他们每个月都寄钱回来,我每个月都去乡里的邮电所领汇款单,等把钱凑合好了,过几年整个楼房来住。”王桂花实话实说。可是,这话给在场的亲戚听来是说给徐家听的。
赛村的青壮年去广东打工的这几年,一件件的事情确实一次又一次的刺激着徐夸嘴。村里很多户捣毁木楼瓦房建楼房他要去帮忙,大操大办的红白喜事他要去帮忙,谁家有了汇款单他从乡邮电所那块告示牌上看到也给传达,他体味着年轻人外出打工给村里带来的一出一处的改变,这种滋味像翻倒的五味瓶,而更多的是酸楚—自己做生意的这些年来,生活与村里的人相比没有拉下,还供养了徐富贵念完高中。就是这一两年来,自己住着的泥墙瓦房在村里好像逊色了不少。徐夸嘴听了亲家王桂花的话,好像一根针扎在了他的心尖处。
“等到孙女满岁了,我也在家带,富贵他俩也可以出去找工作。”徐夸嘴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不大,但是有些底气。
“富贵和晓翠有文化,要是外出打工肯定比村里现在外出的人赚到的钱多,徐亲家以后的日子会是村里最好过的。”王桂花嘴巴快,不妨在林晓翠的妈妈面前鼓捣一棒,在场的亲戚都笑得很开心。
“富贵知书达理的,从小就勤劳诚实,人又聪明,我们三姑六戚都等着富贵给点钱花呢。”梅时彩虽然上了年纪,可是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没有比年轻时低,惹得大家都把眼光齐刷刷的盯着徐富贵。
徐富贵从小就没有了娘,是徐夸嘴屎一泡尿一泡把他拉扯大的,可是徐夸嘴不太会安慰和激励娃崽,听着亲戚们的话语,徐富贵感到从未有过的慰藉和勉励,他对未来一定能过上好日子充满信心。
“一定要让你幸福一生!”这句话虽然是他给林晓翠恋爱时的虔诚承诺,这时再一次亮显在脑海里,他不好意思在亲戚长辈面前表态,他只是礼节性的回敬了大家一句话——“我要让我爹过好后半生!我要让晓翠一生都幸福!”。
宴席散尽,宾客归家,徐富贵想着给两个人许下的誓言,一个坚定的信念和一股强劲的力量在他心头涌起。
27
几个月来,打工这个词一直萦绕在徐富贵的心里。要是真的外出到广东去打工,自己适合做些什么?自己也能够做些什么?广东真的是遍地铺金吗?要是真的这么一走,什么时候才能见着林晓翠和女儿?这些疑问有些沉重,胜似一个又一个的重锤撞击着他,而他没有紧锁眉头唉声叹气。可这一切林晓翠都看在眼里,她也同样想着这些。
徐夸嘴也隐隐觉得两个年轻人的不安,凭着他这一大半生的经历,他也想不出为他俩指明要做些什么。这些年来,赛村虽然通了电和路,人们的生活是方便了不少,可是没有什么经济来源,要赚一分钱很难。徐夸嘴明白这些,他也不好苦逼徐富贵,一直以来都是低声和气的。
徐夸嘴越是这样,徐富贵越是觉得惭愧,他不敢也不想在家待的太久,他知道赛村的人爱说风凉话,他读初中那时有人就讽刺过他爹说:“要是你把你的富贵培养成干部,我们赛村就应该改写成富贵村啦!”这句话当时也激励了徐富贵好长一段时间。可是,自从林晓翠走进了他的心里,这句话似乎给他忘记了,他的拼搏似乎是以娶到林晓翠为目标的。而现在水到渠成心中美人已合道,面前的路何去何从,徐富贵在日子里煎熬着。
徐富贵和林晓翠做了一次面对现实的踧踖商谈,因为这一次不像恋爱时讲情话,句句都想勾起对方的欢悦。
这一次是很“酷感”的抉择。徐富贵和林晓翠两个就像两只鹰隼,欲振动羽毛尚未丰满的翅膀,还不知前路在何方。
芭木乡邮电所要招聘一个送件人员,你可以去试试看,徐夸嘴在芭木乡赶圩时看见石墙上张贴了一张广告心急火燎的赶回家对徐富贵说。
徐富贵连夜写好了自己的简历。天一放亮,他就骑上徐夸嘴的那辆凤凰牌单车赶到乡里的邮电所。
徐富贵应聘到乡里的邮电所从事送件工作。
徐富贵整日忙忙碌碌的,一年时间,他跑遍了芭木乡的村村寨寨,甚至有时是踏着风的节奏奔跑在山道上。他想用自己的勤奋和踏实赢得一个转为正式邮递员的身份,不再是临聘送件员每月只有一百六十元钱的待遇。
徐富贵虽然累着但是充实着。日子如白驹过隙,两年的时间似乎在掐指间。徐富贵的心血和汗水没有给他圆满的期待。在看到芭木乡邮电所连续两年都获得桓山县邮电局颁发的“先进邮电所”称号后,在懂得所里的两个同时同是临聘员的邮政员工子弟获得“评优”转正后,徐富贵人生所受的第一次遭遇就犹如一道晴天霹雳,震破而灼焦了他生机勃勃的心。他含着那颗殷殷滴血的心毅然辞去了邮电所的工作。
林晓翠并没有责怪徐富贵,反而对他更加体贴和温存,更加柔声轻语。她觉得徐富贵这两年来风里来雨里去的确实很不容易,挣到的那一点钱刚够填补家什,好在徐富贵不沾烟酒,日子还是勉强的扯过来了,她不能再在徐富贵的伤口上撒一把盐。
林晓翠越是这样,徐富贵就越感到愧疚。
徐富贵不是因为这两年来自己所挣的钱少,也不是因为自己工作不够努力,更不是因为自己经不住打击而辞去了工作,而是在林晓翠告诉他说她又怀孕的时候,他的喜悦胜过了顾虑,他狭隘而根深蒂固的思想在作祟,他做出了不是很理智的抉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河池网

本版积分规则

文艺休闲

文艺休闲

关注 (10)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1今日 278主题

论坛聚焦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