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论坛

搜索
查看: 2329|回复: 4

[文学] 马儿啊,你慢些走

[复制链接]

19

主题

27

帖子

90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90
发表于 2017-7-26 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儿啊,你慢些走
虽然很久没有听到马儿在乡间小路上的得的脚步声,很久没有看到马儿在山坡上休闲吃草、打滚的身影,更难欣赏到马儿在田野上咴咴嘶鸣的震撼之音,但是,当马到成功、车马盈门、金马玉堂、万马奔腾、一马平川、兵强马壮、千军万马”等等一大堆抒马写马颂马的成语出现在我的眼前时,不免又勾起我对马的思念与柔情。
我生长在十分偏僻的乡村,在“地无三尺平、出门就爬坡”的穷乡僻壤里,在过去,马儿不仅是人们唯一代步的交通工具,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劳动力,马儿的粪便还是非常好的有机肥,因此,家乡人养马的历史应当追溯到祖先开山创业的时候起,一直延绵几千年。然而,随着网络通讯替代了鸿雁传书、随着农业机械替代了手工劳作、随着化学肥料替代了农家肥料,农村家庭养马的越来越少,甚至难觅马儿的踪影了,马儿哪去了?马儿怎么了?我在为科技发达带给人类便利而高兴的同时,更对过去那些年代人们对马儿依赖的情景以及马儿辛苦的付出有着更深的理解和体会。
记得我第一去赶集,那是在才出生三、四周岁的时候,虽然要去的集市是离我家最近的一个集市了,但来回也要走五、六个小时的山路。那天一大早,当我从床上懒洋洋地爬起来时,父亲早已把煮好的饭菜端到桌上,并把要带我去赶集的好消息告诉了我。我那个高兴劲比过年穿新衣放鞭炮还过之而犹不及,三口两口就把一碗饭扒拉进了肚里,催促父亲赶紧上路。由于我年纪小,父亲又是残疾人,我们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等来到集市,整条街已是人头攒动,举步维艰了。卖山货特产的、卖猪鸡鸭鹅的,卖针头线脑的把本来就不宽敞的市场围得水泄不通。父亲赶集的目标就一个,买两头小猪回家养。可是从猪行的这头选到那一头,父亲不是嫌猪的成色不好就是嫌卖家出的价钱太高,用钩针扎紧的装着买猪钱的口袋他一直没有动过,急得我直跳脚。父亲悄悄跟我说,这些猪仔刚上市,吃得饱饱的,现在买要多付好多钱,等要快散集时,才好压价。望着精明的父亲,我只好强忍着饥饿,拖着疲倦的身体一步不离地跟在他后面,继续看着父亲跟别人讨价还价。时间大约过了几小时,眼看集市上很多人都已散去,父亲才在他看中的猪仔面前停下来,经过几番你来我往的紧张“谈判”,父亲终于拿出了上衣口袋里的钱,用手指沾着口水一张张地点来点去后递到卖主的手上,提走已转移了所有权的猪仔走出了猪行。此时,日头已经偏西,赶集的人也已陆续散去,父亲没有忘记给我许下的承诺,买了两块发糕,一对芭蕉递到我的手上,叮嘱我路上吃,便勿勿忙忙催我赶路。早上走了三个小时的山路,白天又在集市上象个小跟班一样跟在父亲后面走来走去,我几乎已迈不动腿,爬上一座土坡后我实在走不动了,便靠在路边停了下来。看着不时从身边走过的骑马人,心想,要是自己家也有一匹马该多好啊,这种时候就不用走路回家了。恰在此时,我的一个远房大哥牵着一匹马走了过来,马上驮着他赶集买回来的一些杂货,看到我在路边耍懒,便把他买的东西一古脑儿全都装到马驮一边的竹框,把我父亲买的两只小猪也一并装了上去,然后,让我坐到一边的竹框里,就这样我们才安然地打道回府。
这是我第一次骑在马背上,第一尝到了有马的甜头,我渴望着家里也能养一匹马。父亲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等到我开始上学时,父亲便从亲戚家贱买了一匹小马带回家中,叮嘱我小心侍候。打那时候起,每天下午放学回家后我第一件事就是上山去割马草,拿回来后就给小马喂上,还一边和马儿说着悄悄话。小马驹在我及家人的精心料理下一天天长大,它可以驮着我遛哒了,空间时我就两腿夹着马肚子,一手抓着马鬃毛,一手牵着马缰绳,让这个小家伙驮着我在田野上休闲散步、小跑。有一次,这个顽皮的小家伙故意使诈将我从它的背上摔了下来,而它跑了几步后又回头看着我,似乎在说:你这不中用的家伙。我和小马的感情越来越深,等它再长大一点,我求姑爹给它买了一付马鞍,小心翼翼地给它套上,马鞍两边还给系上两个竹框,训练它驮东西。慢慢的,我的小马驹长成了大马,它驮的东西也由少变多,由轻变重,再后来,它就是我们家的一名壮劳力了。
我们家的田地离家都比较远,大集体年代,靠工分吃饭,谁家养有马,除了马粪可以换工分,用马驮运肥料、运种子、运公粮等等都以斤论工分,就连驮运原木去供销社卖也是以原木大小记工分,马的身价不可谓不高。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马的作用更大,那时候,刀耕火种再度盛行,马儿早上要驮运工具和肥料到工地,晚上要驮运柴火、土特产回家,等到山上的旱谷收割了,马儿要承担起把全部粮食运回家的重任。久而久之,马儿的背上由于马鞍的长期磨擦、压迫,起了茧子,茧子磨破后会流血、会化脓、会感染。马儿要遭受多大的痛苦啊,只是它们不会叫唤、不会呻吟、不会装疯卖傻,只能默默承受着。马儿啊,为了人类的生存,你曾经付出过多少血的代价!
虽然我已参加工作,但看到刚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家乡父老渴望富足、渴望摆脱贫困而拼命劳作的场景,我深受感染,也加入了劳动的大军中,每逢双休日我就骑着我家的马儿朝着我选定的地块进发,砍树、炼火、播种、除草、施肥。历经时日,只要我将马鞍套牢,骑到鞍子上,马儿不用指挥就能径直将我带到目的地,正应了老马识途那句老话。有一次,由于疏忽,在马儿走向一个土坎时,我被反弹回来的树枝横扫,从马背上重重地摔到了马儿的四蹄前,那是一节只容得一匹马通过的险路,可想而知,如果我的马儿再往前走几步,我的小命不是呜呼也要伤筋动骨,说时迟那时快,当我从马背上跌落地上的瞬间,已经迈出的马前蹄硬生生地没有往下落,我的小命也因此保住了。都说马儿是有灵性的、马儿是通人性的,至此,我方相信良马救主并非虚言。
后来当看到马儿代替水牛、黄牛耙田犁地,我在为家乡父老超强的想象力和创新精神所折服的同时,也在为马儿鸣不平,替它们叫屈,凭啥所有的脏活累活重活都让马儿干啊。但是,马儿呢,它们是那么的乖巧、那么的听话、那么的顺从、那么的义无反顾,竟然将两个角色都演绎得如此无可挑剔。小时我总认为做马应当比当牛强吧,马儿至少还有人放夜草而牛没有,但后来我觉得我是错了,马儿的艰辛并不比牛少,当牛和做马其实只是扮演的角色有所轻重,所以待遇也有所区别罢了,都是辛苦劳碌的命,都是不受待见的角。好在微耕机也可以在梯田上自由操纵、好在摩托车后座可以载重,可以在四通八达的乡村公路上奔驰,甚至可以开到田间地头,从而将马儿、牛儿解放了出来,马儿、牛儿的罪孽也还清了,我为此感到慰藉。
在乡下工作十几年后我就调到了县城,我那亲爱的马儿也只能交给在农村留守的大嫂来接管,据大嫂说,马儿尾巴上的毛自然结成了一个大灯笼,就象人工编织一样,无法解开了,有人说这是大吉祥的象征,但也有人说这可是非常不好的兆头,必须把马儿卖掉方能破解,也许受这话的影响,也许是村里的马几乎都已经卖光,自家养一匹马也没多大意思,再加上大嫂一个人忙得顾不过来,最后也只能把马卖掉了。
家里的马没有了,屯里的马也没有了,全村的马也已所剩无几,几乎家家养马的年代也将一去不复返,我想念我的马儿,想念村里的马帮,这不是我思想上的复古和倒退,不是我对新生事物的不接纳和排斥。我只是在想,除了害虫,所有生物的存在总有其存在的必要和意义,尤其是对人类有过贡献的东西我们都应该心里有它,就算是过时了、消失了,我们也应当常怀于心,念其所好。
            (廖克群)

1

主题

1002

帖子

195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956
发表于 2017-7-28 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高铁哎,你快建站
  以下省略十个220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河池网

本版积分规则

文艺休闲

文艺休闲

关注 (9)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2今日 238主题

论坛聚焦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