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论坛

搜索
查看: 12438|回复: 0

[文学] 创作中的小说节选

[复制链接]

23

主题

24

帖子

117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117
发表于 2019-1-4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2
林晓翠站在院子里,披散着刚洗过的长发,还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茶麸味。她是刚把女儿和儿子哄睡,在屋里用茶麸简单的搓洗了头,出到院子里来晾干头发的。可是没有风,天气不闷热也不沁凉,属于很舒情爽意的那种。林晓翠很不愿出到院子里来,特别是一个人,又是在晚上。可是,很多时候又是情不自禁的。
赛村的夜,寂静无声,一轮明月刚刚从东边的山头升起,整个村庄似乎笼罩上一层薄薄的轻纱。山间的氲氤,或明或暗,慢慢悠悠的向上蒸腾。天上的云淡淡的,似一缕一缕洁白的绸丝,遮不住月亮,月亮升到多高都看得清楚。
赛村几乎是一个“空巢”村,住在村里的是老人和极少数离不开孩子的留守妇女。天一暗黑,村子里就很难听到声音,偶尔听见的,是电视或收录机里传来的一些歌声,但都很少。村子里的老人舍不得丢荒那一亩三分田地,常常是踏着晨露而出,披着星月而归,劳累了一整天,回到家赶忙煮吃,草率的填饱肚子,散了架的身子,很快就会睡到床上去。小孩每天走十多里远的山路去学校读书,野了一天,也和着老人一块儿很快睡去。赛村的夜,真的死寂得让人有些害怕。
站到院子里,林晓翠就可以看到村前那条弯弯曲曲绵长流远的澄江河,就可以看见河边硕壮的木棉树。
木棉树在季节里发芽、开花、落叶以及光秃秃的枝桠,都成了一串串的图景,清晰得像电影胶卷里的影像,在机子的转带下不断显现。每一个季节里的木棉树下,似乎都有她在不同一个年龄的记忆。
林晓翠更愿意看见那一河依岸而长的在这个季节开着白花花的芦苇。要是稍微有风吹过的夜晚,那一起一伏的白花花的芦苇在秋月照耀下就像一张张亮色的丝绸在飘舞,仿佛是千百个婀娜多姿的少女在翩跹。林晓翠不愿待在屋里,很多时候,哪怕是天还亮着,哄着孩子也情不自禁的站到院子里来,特别是在这月光如水的秋夜里,那一荡一荡的芦苇给她留下了太多太美的记忆。
在这样的夜里,林晓翠看到那些盛开的白花花的芦苇,她都心潮澎湃,都有春暖花开的感觉。因为在那些芦苇丛里,也是在芦苇花开的季节,林晓翠曾经双颊绯红春心绽放,把滚烫烫的初吻献给了同村的徐富贵。那个十六岁的花季,第一次偷吃蜜糖的感觉烙印在她心里,有时回味着咽下一口唾液,嘴角微微张扬还笑出声来。
林晓翠愿意站到这院子里,她爱看到村头与公路接口处的几棵盆口粗的相思树。那几棵相思树见证了她和徐富贵在桓山县城就读高中的那三年一起在树下候车去县城的身影。更因为是富贵一去就是九个多月的时间。年正月初九那早,林晓翠把富贵送到村口的那几棵相思树下,徐富贵搭上了开往桓山县城的中巴车。林晓翠不愿想到那一幕。那一幕的伤痛仿佛是一刀,深深地砍在她心灵的深处,从来没有愈合。可是,她也只有站到院子里,才能看见村头的公路隐隐约约的向山那边延伸,就可以有不尽的绵绵情思,苦涩的日子就在等待中充满希望,点点滴滴的记忆似乎还给现实的生活带来一丝丝的甜蜜。
林晓翠沉浸在这月光如水的夜里,没有一丝风,赛村的一切仿佛随着月亮的升高而逐渐睡去。
33
林晓翠轻轻地睡到女儿岚岚和儿子旺旺的中间,借着昏黄的灯光,她每晚都要习惯而自然地欣赏一下熟睡在她左右的两个宝贝。有时还情不自禁地用手在岚岚的额头和胖嘟嘟的脸上轻轻的抚摸着,每晚看着睡熟的岚岚,想想自己曾经看过的徐富贵小时候的相片,岚岚的模样仿佛就是徐富贵儿时再现,一个模板。林晓翠的心中泛起一阵又一阵幸福的涟漪,久久地荡漾在她的心湖。女儿的长相接传父亲,一生很顺利,一定有福气,村里人都经常这样说,林晓翠也一直信奉这句找不到科学依据的话。看着熟睡的岚岚和旺旺,林晓翠经常没有睡意,即使在田间地头忙碌了一天,睡到床上的她依然忽左忽右地观赏着徐岚岚和徐旺旺,似乎欣赏着两个价值不菲的珠宝,怎么看也看不够,怎么赏也不尽心。
秋天的夜晚是沁凉的,林晓翠的手摸到岚岚的额头上,总有一种不同平常的感觉。凭着自己的经验,她感觉到岚岚一定是受凉发烧了。家里没有体温计,她只能用手间隔三分钟又在岚岚的额头上摸一下。岚岚的脸蛋慢慢的通红起来,小嘴唇也干白着,不像平时红润红润的。“妈妈,我要喝水。”闭着眼睛的徐岚岚迷迷糊糊地的叫了一声。“岚岚——岚岚——”林晓翠连喊了几声,声音很小很轻,她怕把身子另一边的旺旺闹醒。岚岚没有应答,干白的小嘴一张一翕的,好像正喝着她喂的水。林晓翠用手背挨到岚岚的额头上去,烫得很厉害。岚岚发烧不下于四十度,凭着已有的经验,林晓翠再也不能睡下去。
“岚岚她公——岚岚她公——(农村的媳妇有了孩子以后,对家公的称呼)你起来一下,岚岚发烧了——”林晓翠用手拍着公公徐夸嘴的房门轻轻地喊着。她连续喊了很多声,徐夸嘴的房间内没有应声,也不见亮灯,她才知道公公徐夸嘴不在家里的房间睡觉。
林晓翠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烧到满面彤红间或嘴里还叫着妈妈的岚岚,她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家里没备用有退烧的药,赛村没有医疗卫生室,芭木乡的唯一的一所村级卫生医疗室设在梇苇村。要是在白天,骑自行车到二十里外的梇苇村并不算远,虽然走的都是石砂公路,她熟悉这段山路的地形地貌,要爬坡过坳还要穿过坟茔地带的。她想着这段到梇苇村的路,脊背骨就来一阵又一阵的透凉,甚至还有些毛骨悚然。徐富贵离开家的日子里,她几次带岚岚和旺旺到梇苇村的医疗卫生室挂吊瓶和接种疫苗,想起那个赤脚医生麻传的眼神,想起他讲的一些话,林晓翠的心里真的有些发麻。然而,她心中骤然升起的那股力量还是让她做出了决断。
林晓翠用被子在旺旺的身边围了一圈,她害怕旺旺睡醒来或翻身会滚落到床下。岚岚乖啊——岚岚乖啊,妈妈带岚岚去看医生,林晓翠把烧得烫手的岚岚抱在怀里,很想叫醒她。可是,岚岚只是睁了一下眼睛,又睡了过去。
林晓翠用背带背上岚岚,拉上屋门,推上她陪嫁来的那辆安琪牌自行车出了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河池网

本版积分规则

文艺休闲

文艺休闲

关注 (10)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1今日 331主题

论坛聚焦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